丽江同城网丽江遇见你3在丽江古城大石桥边的客栈里,我们纠缠着倒在了床上,怀着满心的喜悦和忐忑,我们的动作缓慢而温情。  他扶着我纤弱如无物的香肩,让我坐高起来,嫩 ...年轻女子,温情玉龙之子 - weibolj

日志

丽江遇见你3

已有 790 次阅读2012-7-31 11:39 | 年轻女子, 温情

在丽江古城大石桥边的客栈里,我们纠缠着倒在了床上,怀着满心的喜悦和忐忑,我们的动作缓慢而温情。
  他扶着我纤弱如无物的香肩,让我坐高起来,嫩颊正停在他脸旁,脸儿轻贴着,连我空谷幽兰般的呼息中放出的馨香都吸了进去。我抬起头来,目光中闪烁着迷离之光,让他忍不住燃起要把我整个征服的心意。“霜……把一切都交给我吧,我需要你。”他的手支起我垂下的脸颊,吻上了我的樱唇,手慢慢地从颊旁滑下,溜过我嫩滑的肌肤,慢慢地解开我的衣扣,每一动作他的手都贴着我身子紧紧的,我不用看也知他的手到了哪儿。香软温滑的丁香小舌入口,立即将他的****引发了。年轻女子口中特有的香泽,丝丝地沁入他的肺腑,流向他的四肢,我也能够感到他那原始的需要,他那逐渐升起的兴奋。吸着情人的丁香,他拚命地吮吸着,舔弄着,吞噬着我舌尖中散发异香的玉露琼浆,并用双唇使劲摩擦我娇嫩的樱唇。我的樱唇红润欲滴,玉颜烧热,美眸中尽是如海的深情及满眼的娇羞……
  深夜,我站在大石桥边的树下,怔怔地看着盈满的月亮,浑然不觉夜里的风寒,薄薄的衣衫被夜风吹的贴紧了身子,玲珑浮凸、优美曼妙的身材全显露了出来。仍是那绵的白色衬衫和绵麻的米白色休闲裤子,却早已不再是纤尘不染,每一寸都沾染着他的味道。夜里大石桥这边的人很少,连河中的水都浅了一半。为什么人们都喜欢热闹的四方街呢?月光下大石桥的美,岂是言语所能仿佛的呢?
  我轻轻地喟叹,闭上双眼,感受月光的清凉,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着刚才抵死缠绵的情景。在他的激情与温柔之下,这种事情实在太美妙,我一次次沉醉在灵肉交合的仙境中,在不断涌来的幸福浪花中失魂落魄,连自己动情的迎合都不知道。方才的一切多么像是一场完美的梦境啊!但身上未褪的乏力感觉和身上犹存的吻痕却告诉我,这一切快乐和恍惚都是真的。我抛掉了一切矜持,做了他的小女人。我会后悔吗?我们的未来通向何方呢?
  其实我是个极少恍惚的人,只是不允许自己的缘故。一向自诩聪明冷静惯了的。几年前曾有女孩半羡半妒对我说,你是不会爱上男子的,你太聪明。我只是淡淡地笑,不语——因为当时那个女孩在我看来,是颇有些笨的。向来不喜同笨人说话,只是嫌烦,不耐解释。而基本上,凡是那些为情所困为情所苦为情所累的男子女子,在我眼中,都是笨的。
  然而这一次,这一次,终是轮着了自己;这一次,且让我从俗。记得在禅宗公案里,有老婆婆以女试僧一节,坚却之不是修为,随喜随喜何妨。在我,总是理智先决定,然后感情便去,义无反顾。于是因爱恍惚,梦想颠倒,生忧罹怖。偏生仍觉如此清醒,清醒地沉溺,清醒地迷醉,清醒地深陷。看得太通透不是好事,从来最是深知。而他,是否也是这样想的呢?低头看着浅浅的河水,流的比白天更快了。水里映着月光,班驳陆离的好象银器店里的砂银一般。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惊喜,内心的犹疑恍惚,刹那间都化作万种柔情——他来了。我流动的眼波刹那凝注,因为感到他摄人心魄的目光。
  我不禁想道:这目光望着我,也望着旅途上的每一个人么?既是摄着我的心魄,岂不也摄着别人的心魄吗?仿佛有一丝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,这令我倾注全部爱意的男子,毕竟是属于我的么?他在别的城市,别的季节,也曾经和别的解语花有过别的抵死缠绵么?然而我苛求不得他,难道我真的能和他完全互相拥有吗?我不敢想,我的眼眶中凝聚着泪珠。是他,不必抬目也知,而仍是禁不住相望,只是禁不住。一瞥即收,却已满眼满心满脑俱是,他。
三分骄狂三分洒脱三分惊艳。骄狂,是他,洒脱,是他,惊艳,是为我吗?而那余下的一分,挥之不去的,正是,还是,总是,一分寂寞。如此深如此切的寂寞,如影随形,如蛆附骨,是我如此熟悉的,寂寞。我多么想用柔情似水,激情如火,来熔化他的寂寞;谁知这寂寞深深浸透他的骨髓,无论我们的缠绵是如何如梦似幻,怎么化的去这份雪山一般的寂寞?
  风掀长发翻飞,一缕欺上腮际,我以齿相攫,掩住了一声未出口的叹息。乌发,朱唇,素颜。乌发凄迷,朱唇艳夺,素颜冷绝。这容貌曾赢得多少回顾,高高在上,仿佛那积雪终年不化的玉龙雪山。然而此时此刻,我只愿为他美丽。
  三分任性三分邪气三分真纯,是此刻的我吗?任性如不识人间事务的孩童,邪气如不受世间拘束的巫女,真纯如不食凡间烟火的仙子。而那余下的一分,拂之还来的,恰是,仍是,常是,一分寂寞。
  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没有银河拦着我们,但我们心中的河怎么就拦住了我们呢?这样的我,终于遇上,这样的他。本来我的心中已经没有幻想了,丽江,却好象是小女孩的火柴,为我点燃了另一个梦幻的世界
  丽江的夜色也是纯粹的,没有灯光的地方,就只有河水青色的光影。今晚有了满盈的月光,也便多了三分彻骨的清寒,三分深邃的宁静,三分隐隐的不安。余下的那一分,是寂寞?是喜悦?抑或难以名状?我们坐在河边树下,对面人家出来打水、倒水的工作已经结束,然后门扉紧掩,只留下我们。彼时我们在听那一首歌,我一直以为我自已是在往上飞,耳边传来的声音听来非常美,到最后我才发现,我是在下坠。顺着一条清渠漫步而下,五彩的鸭子在水里嬉戏,风吹动了谁家木檐上的铜铃,炊烟的味道远远飘来。他说出我正想的话,象做梦一样。但我知道这毕竟是梦。那个夜晚我们只是逛。看,也在被看。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用户反馈
客户端